一本財經APP

關注金融科技創新的力量

一本財經微信公眾號

金融科技領域最具影響力新媒體。專注金融科技領域調查、深度、原創、獨家報道,以及商業案例解析。我們不生產碎片化新聞,只出品深度而專業的報道——關注金融科技創新的力量。

高炮卷土重來:年利率8400%,壞賬卻高達50%

2020-03-16
43807
分享到

一家高炮平臺借出60筆,沒有一個人還款。

402359073156467

文 | 米格

疫情襲來,監管放松,高炮見縫插針,卷土重來。

這次,它們的利率變得更高了:到手1480元,5天后卻要還3200元,砍頭息在50%以上,年化利率高到了8400%。

聚投訴最新月榜也擠進了多家高炮平臺,總計出現上千起相關投訴。

受到疫情影響,借款需求上漲,在高炮玩家看來,這正是大賺一筆的機會。

然而實際情況并非如此,有的平臺壞賬飆升至50%以上,“甚至有平臺借出60筆,沒有一個人還款,壞賬率達到100%”。

而相關部門已盯上了這波新的高炮,“等空出手來,就會來收拾”。

01 卷土重來

最近,高炮開始死灰復燃。

3月7日,張文通過“青檸分期”借了3200元,實際只到賬了1480元,5天后還。

“利率太可怕了,年利率達到了8400%以上。”張文自己一算,也嚇了一跳。

這可不是個案。

疫情出現后不久,在各大高炮的交流群里,甲方乙方們又活躍起來,各種廣告開始刷屏。

而老哥群里,各種“口子”的廣告不停往外蹦:“新口子,非洲黑可擼。”“不看通話和大數據,速度盤。”

404017181654164

某老哥群內新超利貸平臺的廣告

盧君冉做過高炮。2月初,他之前的幾個高炮合伙人跑來問:“要不這個月我們再來沖一把。”

他們并沒有準備干一票長線生意,大部分人準備在“3·15”之前就暫時收手觀望。

但即便只有一個多月的時間,他們也準備放手一博。

盧君冉算了一筆賬:

按7天一個周期算,一筆資金,在一個月內可以跑4-4.5次。

以每期利潤30%來算,減去必要支出后,回報能達到100%。

利潤可以翻一倍,這足夠讓他們瘋狂。

“之前賺的錢,已經捂在手里一段時間了,很躁動。”盧君冉決定放手一干。

另外一位高炮老板蘇青,也決定重新入場。他考慮的主要是兩個方面:

首先,各級部門忙著處理疫情,“無暇管我們”。

另一方面,疫情讓很多人收入減少,“借貸需求旺盛”。

自認為“天時地利人和”,一大波高炮老板又殺了回來。

“但大部分人都是原來做過的老手,新手玩不轉,時間周期太短。”蘇青稱。

對于這些老手來說,重新上線非常容易。

盧君冉表示,他原來的系統、數據都還在,“換個名字就可以重新上”。

疫情出現不久后,市場上開始出現回暖跡象,并在2月初達到了高潮。

2月初,市場整個開始爆發。

“最多的時候,市場上涌現出了上百個高炮平臺。”蘇青透露。

不少貸超上線了新超利貸產品,比如當當袋、小金桔等。

一家貸款超市員工透露,“現在,我們平臺一共有三十幾個超利貸產品。”

31390052097480803

某貸超平臺界面

因為是個短線生意,所以大家的思路都是:急速收割,利率能設多高就設多高。

一本財經統計了市面上7款此類產品的年化利率,發現平均利率在6000%上下。

比如以下5款產品,借款周期都是5天:

招財貓借款額度3000,到賬1650,年利率5972%;

金豆豆借款額度2500,到賬1375,年利率5972%;

有米有品借款額度3000,到賬1650,年利率5972%;

安迪錢包借款額度3200,到賬1664,年利率6738%;

金豬有福借款額度3000,到賬1560,年利率6738%。

5659968347560544

金豬有福APP借款界面

聚投訴信息顯示,已有多家高炮平臺登上其投訴月榜,投訴量高達上千起。

其中,金掌柜在2020年1月19日后的投訴占其總投訴量的98%。

多位借款用戶表示:“金掌柜目前主要做5天期限的高炮產品,年利率高達4800%。”

02 壞賬50%

蘇青覺得遇到了天時地利與人和,肯定穩賺不賠,結果發現并非如此,“幾乎是處處碰壁”。

首先,流量卡得很死,且又貴又少。

蘇青原來判斷,疫情會讓很多人經濟狀況下降,被迫來借高炮,“客戶量應該會猛漲”。

很快他就發現,這些用戶壓根找不到進來的入口——現在的正規貸超和運營商基本不接高炮。

流量的入口基本被切斷。

“誰還敢接高炮?”一家貸超的老板稱,經歷過前段時間的嚴打后,他們不再敢涉足這個領域。

他認為,還敢做高炮的,都是“不要命的賭徒”,他不愿意奉陪。

蘇青曾測試了一個渠道,發現下載的成本高達100元,而注冊的成本,更是高達500元。

正常的流量渠道走不通,他們開始劍走偏鋒——直接去購買數據。

“實時數據3元一條,隔夜2元。”一位從業者表示,現在,他手上大概有幾萬條注冊數據。

但是行業已停滯一年左右,這些數據過于陳舊,轉化率極低。

一位從業者稱,現在短信的獲客成本也高達150到200元。

其次,放款速度慢,盤子小。

“過去很多大盤,兩天之內5000萬元都能給放完,但現在兩周之內1000萬元都放不掉。”蘇青稱。

行業的人都知道,盤子做得越大,賺錢越容易,“因為邊際成本不高,放100萬和放1000萬的投入差不多。”

但是現在,沒人敢做大。

“因為害怕監管,現在我身邊的朋友,放款量基本都在1000萬左右。”蘇青透露。

同時,行業壞賬飆升很快,完全不可控。

5651887022769233

“到了還款日,我發現首逾居然到了50%。”蘇青嚇了一跳,他從未見過這么低的還款率。

也就是說,他們每放出1000萬,就有500萬收不回來。

這還不是最壞的消息,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,首逾直接暴漲到60%、70%。

“我甚至還聽說有一個平臺,放出去60單,100%的壞賬,也就是說,沒有一個人還款的。”蘇青稱。

多位從業者透露,整個行業的逾期率都在暴漲,“50%是平均水平”。

03 產業崩塌

壞賬率為何如此之高?

蘇青發現,自己平臺的鏈接,被丟到了各種老哥群里。

“給大家過年發工資的來了,速度擼,不用還。”

“這一年來的嚴打,讓民眾達成了共識:套路貸是違法的,不用還。”蘇青發現,用戶被教育得聰明了。

還款意愿低的同時,大家的還款能力也確實變弱了。

“疫情之下,幾乎全部的資產都變差了,借高炮的人是社會最底層,完全沒有還款能力。”蘇青發現,很多人不還錢是因為失業。

9945978871424275

因為行業在嚴打之下有近一年的停滯,風控策略也早就過時。

“過去高炮用戶的風控,需要一天更新一次,甚至1個小時就要更新一次,現在還沿用一年前的風控,肯定行不通。”一位業內人士透露。

同時,催收也是非常之難。

因為國內幾乎無人接單,多位催收從業者表示,“傭金費率不達到50-60%都沒人接單”。

也就是說,每催回1000元,催收機構要收500元的傭金。

基本上,大部分平臺的催收都放在了海外,但這樣一來,人力、運營等都是問題。

最關鍵的是,沒有接盤的甲方。

高炮行業說白了,就是一個擊鼓傳花的游戲,后面要不斷涌進玩家來接盤,前面的平臺才能賺到錢。

玩家不夠,這個模式就運轉不起來。

“以前想要用戶還錢,還可以發一堆貸款鏈接,讓用戶直接去擼這些平臺,把我的給還了。”蘇青表示,但現在找不到那么多口子。

業內普遍認為,現在高炮玩家是在接正規金融機構的盤。

蘇青就發現,很多用戶是借了錢,去還信用卡。

很多平臺開始擔憂,最終自己是能賺到錢,還是會連底褲都賠出去?

而更大的風暴還在后面。

據接近監管層的知情人士透露,他們已經注意到了市場上高炮崛起的苗頭,“現在大家都在全力以赴抗疫,精力有限。等空出手來,就會來收拾。” 

7451021274536089

近日,傳出今年“3·15”晚會延后的通知。

高炮平臺的老板們都松了口氣。

但就算沒有媒體的關注、監管的嚴打,高炮的游戲,突然間也不香了。

整個高炮的產業鏈已停滯一年,流量、風控、催收等所有環節基本崩塌、脫節,迅速進場撈一筆就跑的可能性已不太高。

再加上用戶被教育得很好了,老哥們的還款意愿非常低。

蘇青突然意識到,也許他們這次進場,會淪為炮灰……

*文中受訪者均為化名。

推薦文章

金融出海遭疫情重創:印度首逾率最高飆至80%,印尼放10元虧1元

給銀行做小游戲,一月賺百萬?這次銀行線上化浪潮,有些不同……

眾安保險攜手50家銀行踐行數字普惠 支持后疫情時代復工復產

4000億規模的債務重組市場,卻被“反催收聯盟”占據,畸形發展?

“應變·破局”后疫情時代,金融再出發

360彩票网-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