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本財經APP

關注金融科技創新的力量

一本財經微信公眾號

金融科技領域最具影響力新媒體。專注金融科技領域調查、深度、原創、獨家報道,以及商業案例解析。我們不生產碎片化新聞,只出品深度而專業的報道——關注金融科技創新的力量。

刷臉支付加盟騙局:服務商用空殼公司收代理費,月入千萬

2020-03-27
29154
分享到

行業瘋狂退潮,一地雞毛。

31121510198400104

文 | 歐拉

去年,刷臉支付絕對是行業的一大熱點。

但刷臉支付這項新技術的推廣,卻在去年下半年開始,慢慢淪為騙局。

一些公司花幾萬買了一套系統,就開始通過會銷在全國推廣,“一次會收幾百萬,一個月能收上千萬,套路和過去的加盟騙局完全一樣”。

而底層的加盟代理商,就淪為了被收割的韭菜。

目前,行業有近一半的代理商退出,三成轉型,還剩下兩成在苦苦掙扎。

有業內人士指出,刷臉支付技術尚不成熟,現在大力推廣為之過早,“最后只能是一地雞毛”。


01?退出潮

陳淮安在2019年10月就決定退出了。

這一年的5月,他成為了刷臉支付的代理商,前前后后投入了幾十萬。

他本來準備在2020年初就將手頭的20臺機器賣掉,沒想到遇到了疫情,“全砸到手里了”。

“我現在是分文不賺,全賠。”他說。

刷臉支付曾經被視為風口,如今,這個行業卻在瘋狂退潮,大家都急于出手支付設備。

“最近的刷臉支付交流群里,很多代理商都在七折拋售設備。”知臉科技CEO陳貝齊稱。

但即便是七折,詢問者也寥寥無幾。

陳貝齊稱,這種現象從去年12月就出現了。只是這段時間受疫情影響,退出的人更多。

“目前至少五成玩家已經退出,三成接入其他支付產品,還有兩成在觀望。”陳淮安說。

就算剩下這兩成在觀望的公司,最近也活得極為艱難。

14584325443777213

疫情期間,大多數餐飲店、商超都沒開門,設備推廣不出去。

再加上特殊時期大家都戴著口罩,誰還愿意用需要摘口罩的刷臉支付?

一位代理商稱,即便是跑斷腿拼命推廣,“業務量也下降了至少30%”。

“刷臉支付行業現在基本上是一地雞毛,從業者正在慘烈退場。”業內人士胡青稱。

2019年年初,刷臉支付一度被捧上了風口,被譽為“支付行業的第三次革命”。

熱捧它的,正是微信和支付寶。

2019年前后,支付寶推出了刷臉支付的智能設備“蜻蜓”。3個月后,微信也推出了類似的產品“青蛙”。

“青蛙難道要吃蜻蜓嗎?”業內一邊調侃,一邊看著兩個巨頭劍拔弩張。

從此,支付行業的一場殊死較量拉開了序幕。

為了搶占市場高地,兩大巨頭在各地發展服務商,在全國范圍內跑馬圈地。

風口之下,必有追風者。

沖著這巨大的補貼優惠,大量的服務商涌入,在市場上全面鋪開。

去年5月,整個行業開始出現一些新的苗頭。

“一些之前做微商、會銷的人聞風而來,打算圈走一波錢。”胡青稱。

刷臉支付,這個高大上的新科技,開始逐漸變味,被一些人演變成了騙局……


02?系統商

和現金貸一樣,刷臉支付領域也有系統商。

目前,要想和微信和支付寶達成合作,就必須自己開發一套支付系統。

這套系統會安裝在商戶的電腦上,配合著刷臉支付的設備一起使用。

也就是說,這個行業唯一的門檻,就是你有沒有軟件開發能力。

一般申請成為微信和支付寶的服務商的時候,需要先上傳系統功能視圖的資料。

210934446615745

部分功能視圖截圖

但多位業內人士透露,官方沒有明確禁止技術外包。

“很多微商、會銷團隊都直接找外包的系統商,價格從幾萬到十幾萬不等,然后再去申請成為服務商。”陳淮安稱。

于是,刷臉支付的系統商開始崛起。

他們不僅提供系統服務,還提供一條龍服務。

“我們可以手把手教你,怎么做微信和支付寶的服務商。”一家系統商的負責人武金浩稱。

他們可以幫你通過支付寶和微信的審核,“資料都幫你填好”;他們還提供培訓,教你怎么搭建組織架構,怎么招聘員工,怎么激勵員工。

后期運營的時候,他們還幫助招商、營銷。

比如,到了固定節日,他們就會出統一模板的海報,套上公司名字和Logo就可以直接用。

4852930701673057

系統商制作的驚蟄海報

“合作之后,我們會建立微信群,技術部、客服部、銷售部的負責人都會在里面,你們就專心做市場。”武金浩稱。

而系統商,成為了這條食物鏈的最頂端。

作為行業的送水者,他們基本旱澇保收。

“一套系統賣幾萬,甚至十幾萬,有些系統商接了幾十家,就是上百萬的收入。”胡青稱。

目前,市面上的系統商水平良莠不齊,很多都不是做支付的,是為了追風口臨時搭建的團隊。

而這,也為后期行業的崩塌埋下了隱患。

這些草臺班子般的系統商,無法隨時維護和迭代系統,商戶安裝設備后,使用并不順暢。

刷臉支付的系統商,就類似于現金貸的系統商,他們拉低了行業門檻,只要有錢,就可以進場撈金。


03?服務商

在系統商的加持下,行業的刷臉支付服務商越來越多。

“全國出現了五百多家服務商,一個地區一般就有數家,競爭極為激烈。”胡青稱。

比如,成都就有十多家服務商。

但這些服務商里,一部分是逐利而來的微商、會銷、加盟商團隊。

“刷臉支付是2019年的風口,這個好,有噱頭,有科技感,背后還有支付寶和微信撐腰,最適合包裝成加盟項目。”一家做了多年加盟生意的老板稱。

他建了一個空殼公司,招了幾個電話銷售,就開始干。

劉磊曾在一家服務商工作,幾個月后,他就看清了這個行業的本質。

“市面上五百多家服務商,大概三分之二都是圈錢的,只有三分之一是踏實做的。”

這些圈錢者核心的玩法,就類似于以前的“加盟騙局”。

劉磊最開始的工作就是打電話。

他從微信、QQ或者貼吧里找到一些有意向的客戶,然后打電話,并邀請他們來公司參觀。

“現在微信和支付寶的補貼很高,是進場的最佳時機,做得好的話,一個月可以賺上百萬。”劉磊一般都這樣忽悠客戶,并表示只要交一定的加盟費,就可以開干。

各家的收費標準不同,比如一家的加盟費用是從2999到29999元不等。

8705941553301346

“很多客戶一算,加盟費只要推廣幾十個商戶就會賺回來,剩下的都是凈賺,就會加入。”劉磊稱。

他們除了電銷,還會會銷。

“在會上,他們會用一些成功學的東西來給大家洗腦,比如什么風口啊,躺賺啊。”陳淮安也參加過這樣的大會,整個會場都彌漫著傳銷的瘋狂氛圍。

“大家都搶著交錢,一場會銷下來,能圈幾十萬至上百萬。有的公司做得勤,一個月開4場,每月收入就是幾百萬甚至上千萬。”陳淮安稱。

“一家廣東的服務商去年賺了幾千萬。”胡青透露,賺了幾百萬的服務商一大把。

一些服務商們,通過電銷和會銷拉人加盟,收取代理費,賺得盆滿缽滿。

而代理商們,卻淪為了被收割的韭菜。


04?代理商

全國有多少代理商?

“起碼有幾千個。”胡青統計過,五百多家服務商,每家都有幾十個甚至上百個代理,遍布全國。

而劉磊看來,這些代理基本很難盈利。

你以為交了代理費,就入了這一行了?其實投入才剛剛開始。

代理商需要大量墊資來購買設備。

支付寶設備的官方定價為1699元,微信的為1999元。一個代理商拿50臺設備的成本就要8-10萬。

實際上,代理商不是靠賣刷臉支付的設備賺錢,因為官方都有指導價,他們很難加價。

他們主要賺的是支付寶和微信的分潤和補貼。

比如,每筆2元以上的交易返7毛,一個月最多返400元。

但是這個錢卻沒有那么容易拿到,一般需要半年左右才能到手。

這就陷入了一個死循環:想拿到更多的開戶獎勵和分傭,就得多鋪設備;多鋪設備,就得有更多的資金。

“需要幾百萬幾百萬地往里砸,小玩家根本玩不起。”

而在實際推廣中,刷臉支付設備的效果并不好。

“由于競爭激烈,很多代理商出售設備的價格只有幾百塊,甚至免費送。”一位代理商稱。

而用戶的使用率極低,一位代理商曾經去商超觀察過,一些設備每天的使用率,“只有兩三次”。

加上受疫情影響,更沒有人愿意摘下口罩刷臉。

而這里面的陷阱,遠比想象的多。

“他們會說給你省一級的獨家代理,但實際上還在不斷招。”胡青稱。

再比如,合同里也不會約定責權,都是籠統說對方交了代理費,成為了代理商。

等遇到問題,代理商找過來的時候,服務商就會以沒有具體的承諾為借口。“沒有后續服務,代理商推廣的設備無異于一塊磚頭。”

業內人士透露,針對刷臉支付目前的加盟亂象,支付寶和微信官方成立了專門的調查組暗訪,并關停了不少公司。

“但看起來查處力度不大,我覺得它們最大的想法,還是迅速占領更多的市場份額。”胡青稱。

胡青認為,刷臉支付目前的技術和用戶接受度還不算高,“現在推廣,還有點太早”。

但部分從業者對未來依然看好。

“經過去年的市場亂象,加上疫情的影響,刷臉支付可能在今年下半年走向正規。”陳貝齊稱。

*文中部分受訪者為化名。


推薦文章

疫情結束后,金融科技還有這三大機會

信息安全的春天來了?一年涌入29億資金,業務量增長3倍

消費負增長20%,巨頭為何還大規模入局消費金融?

應對信用卡降額潮,中介兜售“反降額大法”,一份賣39.9元

天眼查招募品牌大使:我有億元廣告位,你有故事嗎?

360彩票网-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