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本財經APP

關注金融科技創新的力量

一本財經微信公眾號

金融科技領域最具影響力新媒體。專注金融科技領域調查、深度、原創、獨家報道,以及商業案例解析。我們不生產碎片化新聞,只出品深度而專業的報道——關注金融科技創新的力量。

疫情期間詐騙頻發,二十多家短信服務商被帶走調查

2020-03-31
21679
分享到

“短信服務商整治風暴,可能才剛剛開始。”

0530694865048591

文 | 米格

知情人士透露,最近短信行業正在被嚴打,二十多家短信服務商被帶走調查,還有大量小短信平臺失聯。

業內人士推測,這是因為疫情期間,各種詐騙手段頻繁,短信行業才會被整治。

其中最常見的詐騙手段,就是“信用卡提額”。

在這些詐騙產業鏈中,部分短信服務商成了幫兇。

“短信服務商太多太亂,整治風暴可能才剛剛開始。”知情人士透露。


01 帶走調查

據知情人透露,3月27日21點左右,上海地區某短信服務工作室的全部員工,都被警方帶走。

公司樓下來了兩輛警車,“其中一名合伙人還在家,也被帶走”,知情人透露,被帶走的原因,“可能是因為詐騙”。

實際上,不止一家短信服務商出事。

據知情人士透露,最近一周,有二十多家短信服務商被帶走調查,“比如在上海比較有名的魔訊云”。

一本財經聯系魔訊云的工作人員,對方稱:“公司在協助調查,上海這邊都停了,最近接不了業務了。”

“數荷、MO信通等幾家的業務也暫停了。”知情人士稱。

一本財經嘗試聯系數荷的客服電話,一直處于短信轉接狀態,而MO信通客服也表示,“上周,我們的金融通道就停了”。

據天眼查數據,這二十多家被調查的機構,均集中在上海。

33766949241275346

據天眼查數據顯示,這些公司都位于上海各個區

實際上,兩周前,短信渠道就開始收緊。

一些合作方突然接到了短信服務商的電話:“現在在嚴查,網貸的信息發不了了。”

金融從業者張博稱,當時還不算嚴苛,“不帶鏈接的還可以發”。

但從上周開始,情況變得嚴峻。

“我們合作的幾家短信商都失聯了。”張博稱,和他聯系的業務員突然沒有了消息。

“后來我聽說,這些短信服務商被查,整個公司的人都被帶走了,包括前臺、財務、行政、運營和銷售。”

在嚴打風潮下,各個短信社群聞風喪膽,“周五下午,很多短信社群直接解散了”。

就算是沒有解散的社群,也鴉雀無聲,無人敢隨便說話。

“時不時還會蹦出來一些廣告,但一看就知道是機器人發的。”張博稱。


02 短信詐騙?

這些短信服務商突然被抓,到底是為什么?

多位業內人士猜測,最大的可能是:詐騙短信和垃圾信息。

疫情期間,因為社會還沒有完全復工復產,失業率增加,很多人陷入資金困境。

此時,各類詐騙信息和詐騙電話持續增多。

其中最典型的,就是“信用卡提額”騙局。

實際上,“信用卡提額”騙局,在2019年初就出現了。

發短信,就是騙子廣撒網的第一步。

這個流程也非常簡單。首先,騙子給用戶發一條短信:“撥打XXXX電話號碼,就能給信用卡提額。”

然后騙子接通電話,自稱是某銀行的客服,并表示需要提額,就要用另外一張銀行卡作為“還款擔保”,卡里還必須有5000到1萬的資金。

接著,騙子會讓對方告知收到的手機驗證碼,將對方的錢轉走。

“最近這個詐騙方式很猖獗,詐騙報案數比往常增加了好幾倍,而且詐騙的成功率也提高了。”一位接近監管的知情人士透露,這是因為疫情期間,大家都很艱難。

而部分短信服務商,無疑成了詐騙者的幫兇。

另一方面,垃圾短信可能也是治理的重點。

3月17日,一份工信部的監管文件就直指垃圾短信。

這份文件名為《關于印發<工業和信息化部垃圾信息治理工作情況通報(2020年第1期)>的函》,其中要求相關機構嚴格執行垃圾信息治理工作。

8683747730707077

“每年‘3·15’前后,針對短信服務商的監管都會收緊。”但不少從業者認為,今年的嚴打,似乎比往年更嚴厲一些。


03 行業暫停

過去幾年,市場上出現了大量的短信小玩家。

“三五個人,組成一個工作室就開干。”業內人士張彥稱,他們甚至只需要有幾個客戶資源就可以啟動。

而行業的門檻也極低,一位從業者表示,只需要ICP準入和電信業務許可證。

目前市面上有很多辦這些證件的中介,“低的幾萬元就能買下來”。

這個行業一度產生了暴利,張彥稱,自己朋友的公司只有三個人,“一天就賺了5萬元,其中金融相關的短信業務,能占總業務的50%以上”。

野蠻生長加暴利,一度讓行業失控。

“只要給錢,訂單來者不拒,競爭非常野蠻。”張彥稱。

但如今,野蠻生長的短信服務行業也按下了暫停鍵。

5122518488500152

“現在有‘貸款’‘提額’這類關鍵詞的短信,我們都不敢發了,行業里很多人被抓。”多家短信服務商表示。

以前,這些“高危”信息,會被短信服務商推薦走國際線,比如106通道,其價格更貴,單價3毛一條。

而現在,哪怕是國外通道,各家短信服務商也表示不敢接了。

接近監管的知情人士透露:“短信服務商太多太亂,整治風暴可能才剛剛開始。”

*文中受訪者為化名。


推薦文章

疫情結束后,金融科技還有這三大機會

信息安全的春天來了?一年涌入29億資金,業務量增長3倍

消費負增長20%,巨頭為何還大規模入局消費金融?

應對信用卡降額潮,中介兜售“反降額大法”,一份賣39.9元

天眼查招募品牌大使:我有億元廣告位,你有故事嗎?

360彩票网-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