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本財經APP

關注金融科技創新的力量

一本財經微信公眾號

金融科技領域最具影響力新媒體。專注金融科技領域調查、深度、原創、獨家報道,以及商業案例解析。我們不生產碎片化新聞,只出品深度而專業的報道——關注金融科技創新的力量。

十萬人搭建支付暗道:“跑分”模式興起,為賭博和洗錢提供百億資金

2020-04-08
51797
分享到

但是,起碼有三分之一的平臺卷錢跑路。

19086391920774615

文 | 米格

2019年開始,支付行業進入大整治。

涉及黑灰產的支付通道,被一一封堵,業內人士稱這是“最強清理”。

行業嚴打之后,一些黑灰產的錢,難以再通過原來的支付通道出去。

于是,一條名為“跑分”的產業鏈,在最近幾個月全面興起。

據業內人士馮欣稱,這個產業鏈目前已有十萬人參與,中間有三大參與方:用戶、代理和跑分平臺。

“跑分鏈條起碼已經給黑灰產和洗錢提供了上百億的資金。”馮欣稱,這條新的支付鏈條正在慢慢成長壯大,一條支付暗道已經形成……


01 跑分興起

“跑分”這個詞,源于電腦或者手機的性能檢測。

比如,測試者會在兩部手機上安裝跑分軟件,哪部手機跑的分高,這部手機的性能就更好。

23034496287724893

但支付領域的跑分,卻有新的含義。

2019年,支付監管收緊,央行發布85號文,外界稱支付“最強監管”出臺。

這個文件明確指出,支付行業不得直接或變相為賭博、色情、非法外匯、貴金屬、虛擬幣等非法交易提供服務。

“除了個別小的支付機構還敢頂風作案,黑灰產的支付鏈條基本斷了。”馮欣稱。

而依附這些支付通道活著的大量黑灰產,資金通道被瞬間斬斷。

“特別是賭博行業,一些大的賭博網站,每月的現金流都是50多億。”馮欣表示,保守估計,起碼有數百億的黑灰現金流“斷流”。

行業將這次大整治稱為“抽刀斷水”,殊不知,抽刀斷水水更流。

跑分開始全面興起。

跑分產業鏈是怎么運轉的?

過去,賭博平臺的支付方式,就是通過支付通道,把錢直接劃到對方的賬上。

就像是地鐵,直接把一車的乘客拉到目的地。

但現在地鐵停了,乘客只能一個個打車過去。

而跑分產業,就是這一個個的資金“打車”系統。

假設一個用戶要往一個賭博網站充值10萬元,過去,他直接通過支付平臺就打過去了,現在要跑分,就麻煩很多。

他可能會找10個人的支付寶或者微信二維碼,一個支付1萬,10次支付10萬。

這10萬,會匯聚到各種跑分平臺上,最終再轉給賭博平臺。

7597293696005838

資金就這樣被拆分成很多小份,通過支付暗道,被一點點運送到黑暗角落……


02 二維碼

這個賭博用戶掃描的10個支付二維碼,都是怎么來的?

“都是去各種群找人要的,比如網賺、兼職群,網貸的老哥也是可以發展的對象。”馮欣稱。

2019年下半年開始,在各大兼職、網賺、老哥群里,突然出現了“跑分”的廣告。

廣告語也很有煽動性,比如“只需提供支付寶二維碼,坐地收錢”“一天穩賺1萬”,等等。

跑分一度在網賺圈掀起了熱潮。

3月底,一本財經在QQ群搜索“跑分”等關鍵字,發現會出現60個以上的相關社群,每個社群平均有200人左右。

33846851560252933

剛開始,老哥們對此是將信將疑的,甚至認為這是騙局。

因為他們要想玩跑分,得先往跑分平臺交押金,比如跑分平臺PPAY,就要求最低充值800元。

“你充值了多少,就能接多大的單子。”一位跑分代理稱。

賭博用戶如果掃描二維碼支付了800元,跑分平臺就會直接從押金里扣走800元,然后返還2%左右的傭金。

800元就是16元。

傭金積累到一定的程度,就可以提現。

一般來說,提供的支付通道不同,傭金的比例也不同,比如微信是1.8%,支付寶和銀行卡是2%。

一位深度參與跑分的用戶稱:“剛開始我們都以為是啥新式騙局,后來身邊越來越多的人通過這種方式獲得了押金,大伙兒這才信了,參與的人越來越多。”

他最后甚至拿出了5萬長期在跑分平臺里滾,“多滾幾次,一天賺上千都沒問題”。

大量的用戶將自己的個人賬戶,變成了“洗錢”和黑灰產的資金通道。

馮欣保守估計,現在參與跑分的用戶就有10萬人。

每個人哪怕每天只走1000元的帳,每天的流水也是1億。

“最起碼已經有上百億資金,通過這些個人賬戶流出去。”馮欣估算。

這10萬提供二維碼的用戶,獲取了大概2%的傭金,也就是2億元。

但是,這些用戶不過是食物鏈的最低端。


03 碼商

為了撈出愿意貢獻出二維碼的人,一個龐大的跑分代理團隊應運而生。

他們的自稱不是“代理”,而是“碼商”——收集二維碼的人。

碼商金楠透露,大部分碼商最開始都是自己玩跑分,后來才發展下線開始干。

還有一部分人,是“從小支付機構、網站轉型過來的”。

他們去各種群里發廣告,在論壇發帖,四處尋找愿意提供二維碼的人。

為了盡快拓展業務,他們還分出了多級代理,層層分潤。

某跑分平臺就表示:碼商推薦好友注冊,可拿三級流水,“0.5%+0.3%+0.1%”。

6194691150693379

“我發展了好幾個下線,每天跑幾萬的單,一天能賺幾千元。”一位碼商透露,這比上班的工資高多了。

馮欣預估,全國至少有2萬碼商,這些人和二維碼用戶本身的界限不太明顯,“通常是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”。


04 跑分平臺

二維碼用戶和碼商,提供了大量的跑分賬號,而跑分平臺,才是這個環節中最重要的角色。

目前,市面上大概有幾百個跑分平臺,有知名度的不多,大都是零零散散的小平臺。

眼下比較有名氣的平臺有十來家,比如PPAY、天馬、鼎泰跑分等。

通常來說,大平臺的用戶注冊數,會達到數萬人。

跑分平臺,實際上是類似滴滴一樣的撮合平臺。

平臺接到一個賭博用戶往賭博網站充值1萬的訂單后,會馬上在網站上發布訂單,讓二維碼用戶搶單。

等錢打到賭博網站后,他們再給二維碼用戶支付傭金。

目前,跑分平臺都支持多種二維碼。

比如,在PPAY跑分平臺,一共設了四個跑分方式:微信、支付寶、銀行卡以及還未正式上線的云閃付。

6419447493615564

和其他網站的運營高峰時間不同,深夜才是跑分平臺最熱鬧的時刻。

“大部分賭徒都是晚上出動,在晚上,他們的充值需求更旺盛。”馮欣稱。

為此,很多平臺在夜間搞了紅包和加成的活動,比如對在凌晨2點到早晨7點接單的用戶,30單后,PPAY會額外再給100元獎金。

跑分平臺無疑位于這條食物鏈的最頂端。

“一般來說,跑分平臺可以拿5%到10%的傭金,可謂超級暴利。”馮欣稱。

他曾見過一個知名跑分平臺,一個月走了上億資金,“傭金都拿了上千萬”。

因為正常的支付通道被堵,賭博等黑灰產對跑分平臺的依賴性變得極強,愿意支付高額傭金。

比如說,一家名為“大資本”的賭博游戲,就在通過跑分的方式入金。

而搭建一個跑分平臺的門檻很低。

某跑分系統經銷商介紹,一個跑分系統賣3萬元,他們還管后期維護。

這套系統也并不復雜,只需要幾個簡單的功能:派單、結算、提現。

搭建起來也很快,“正常需要7天左右,最快3、4天就能完成”。

后期的維護也很簡單,“有一個運營人員,就可以上線”。

“做跑分平臺,一度成為最吸金的生意,我身邊很多朋友都參與過。”馮欣稱,他們通常將服務器放在國外,人也在國外,打一槍換一個地方。


05 陷阱重重

看起來這條產業鏈嚴絲合縫,但中間陷阱密布。

跑分平臺跑路,在這個行業不算新鮮事。

“前前后后,起碼有三分之一的平臺跑路。”馮欣稱,90%的跑分平臺都不靠譜。

跑分平臺跑路的誘惑,確實很大,它們一般可以卷走兩筆錢:賭博用戶充進來的錢、二維碼用戶的押金。

“一個跑分平臺每天就是幾百萬上千萬的流水,誰看了都心癢癢。”馮欣稱。而且這些平臺都在國外,“很難追蹤”。

一位碼商在跑分平臺充的6500元保證金,就被平臺卷走了,“事后上級和平臺客服都把我拉黑了”。

盡管被騙,很多碼商還是選擇忍氣吞聲。

“他們也知道洗錢違法,不敢報警。”馮欣表示,跑分平臺就抓住了他們這個心理,跑路肆無忌憚。

而提供二維碼的用戶,也經常被封號。

3月8日,就有一位用戶表示,自己的微信賬戶因為跑分被永久凍結了。

“現在,支付寶、微信風控比較嚴,云閃付相對松一點。”馮欣表示,很多情況都會導致被封號。

比如,用新的支付賬號、頻繁異地交易、在手機上頻繁切換賬號登錄,等等。

目前,在QQ群搜索“跑分”等關鍵字,會發現絕大部分群已經被封。

跑分產業鏈正在逐漸壯大。

如果這條鏈條被切斷,黑灰產資金就無法流動了嗎?

馮欣似乎并不擔心,“這些人總能找到漏洞,漏洞無處不在。”

*文中受訪者為化名。


推薦文章

金融出海遭疫情重創:印度首逾率最高飆至80%,印尼放10元虧1元

給銀行做小游戲,一月賺百萬?這次銀行線上化浪潮,有些不同……

眾安保險攜手50家銀行踐行數字普惠 支持后疫情時代復工復產

4000億規模的債務重組市場,卻被“反催收聯盟”占據,畸形發展?

“應變·破局”后疫情時代,金融再出發

360彩票网-首页